布莱肯林场 19 监狱建筑师

    ( )        一年一度熙熙闹闹的游艇展,在参展游艇的汽笛声结束了。燃武阁 m.ranwuge.com

    如果对比国内的海天x宴的话,林义龙其实差距在于完整度——用一个稍微不恰当的比较的话,海天x宴更像是被妆点的再制干酪,口味几乎完全取决于原料配比;而摩纳哥更像是配方固定的切达,味道一贯如常。

    说起奶酪,怀特豪斯们正在配着奶酪、咸饼干,甜葡萄和马拉加甜橙品尝红酒。

    含在嘴里酸酸的,涩涩的果味酒精,实在是让林义龙难以承受,他坚定地拒绝品尝下一个红酒种类。

    虽然不喝酒,但吃些别的东西也很好,除了咸饼干之外,奶酪,甜葡萄和甜橙父女三人都能吃。林义龙就化身为奶爸,努力照顾着女儿。

    “别学妈妈喝酒呀!”林义龙在餐桌上给女儿们灌输着她们可能不明白的信条,他用茶匙在杯子里点了两口,放到了波莉和塞莉的嘴里,把两个女儿给呛得一阵咳嗽。

    女儿们看到妈妈喝了这样难喝的东西,面色如常,可能是觉得自己喝得有问题,又好奇地让林义龙蘸了两滴放在嘴边,然后她们就再也不想看那种透明的琥珀色的葡萄饮料了,在林义龙身边喝奶瓶里的配方奶。

    顺带一提,奶酪的味道虽然林义龙觉得同样很香,可波莉和塞莉同样接受不了,只能吃些橙子和小粒甜葡萄。

    水果的甜味让女儿们非常喜欢,但甜橙和十几粒甜葡萄后,林义龙非常无辜地做出了“没有”的手势,让女孩们有些难过。

    波莉和塞莉已经开始学一些简单的短语,虽然没有学长句听林义龙讲故事时的小耶昂姐妹的程度,但对15个月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

    哄了一上午女儿,父女关系逐渐变得好起来了,从酒庄回别墅的路上,姐妹俩就在父亲的怀里安然睡去。

    凯蒂和她妈妈去逛街,把林义龙和怀特豪斯先生扔到了一起。

    当了将近25年的看守,怀特豪斯先生和林义龙讨论了将近一下午英国羁押法律的演变以及书面规则。自以为法律知识高好几层的林义龙反倒是被怀特豪斯先生上了一堂关于英国法律史的课,也触及到了一些监狱的管理制度。

    “我其实很不理解,为什么到了现代,竟然各个郡委员会竟然把管理羁押人员的职责交给了私营公司。”林义龙道,“我很难理解其中的经济考虑。”

    林义龙唯一一个受过羁押的人也就是林母的同学,萨曼莎的父亲,以及前财务总监的田叔,不过因为田叔的申请非常快,他也就是在机场隔离区每天好吃好喝地对待,而不是像其他类似的避难申请者一样难受挨累。

    “其实你想一想,我们正常工厂要招人的话,一般都要12镑到十五镑一小时,但如果我们用在押人员的话,一般一周基本工资的4镑就可以了,而且因为在押人员的专场不一样,从事的工作几乎毫无分别。”典狱长答道。

    “啊,免费劳工吗?”林义龙稍稍接受不了这个结论。

    “不,那你以为凭什么纳税人要供养这些犯罪的人?”典狱长道,“而且,说实话,监狱内的很多东西价格高到离谱:比如打电话,我们平时的话基本上3-5便士就能搞定了,但是如果在监狱里,不好意思,26便士;至于其他的比如能买的比如笔记本或者信笺之类的文具,大概要1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看书否布莱肯林场19 监狱建筑师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29s 0.688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