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248忘了(二更)

    顾玦走到房门前,又蓦地停下,回头看向了依旧坐在床边的楚千尘,叮咛道:“想吃什么,就吩咐厨房去做,别拘束。伏魔府 www.fumofu.com”  楚千尘点头如捣蒜。  她怎么会见外呢!  田大厨的手艺一向最合她的胃口了,马上就要到吃莲藕的季节了,她得让他多烧几次糖醋莲藕才好。  还有,他做的奶汤鲫鱼,汤汁奶白醇厚,鱼肉鲜嫩,入口即化,且没有一点腥味。  配着鱼汤,她可以多吃一碗饭。  瞧着小丫头自在得很,顾玦勾唇,嘴角若有若无地露出些许的笑意。  他跨过门槛,走出了新房,一个头发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嬷嬷正在外头候着。  “蔡嬷嬷,你在这里侍候王妃吧。”顾玦走过蔡嬷嬷身边时,稍稍驻足。  “是,王爷。”蔡嬷嬷连忙应声,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蔡嬷嬷是从顾玦幼时就服侍在他身边,他出宫建府,她也跟着出来,是他身边的老人,也是亲信。之前楚千尘每次来王府时,接待她的人大都是蔡嬷嬷。  顾玦信步朝着外院方向走去。  他听程林华说了,今天皇帝在宫中设了席宴替他款待宾客,乌诃迦楼没进宫却特意来王府道贺,应该不是止是“道贺”这么简单。  看着空荡荡的房门口,楚千尘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琥珀这时进了屋,见楚千尘看着自己,认真地问道:“王爷没生气,对吧?”  琥珀想着顾玦刚才出去时似乎在笑,肯定地答道:“没生气。”  楚千尘这才有心思打量四周。  前世,她在王府住得并不久,王爷离世后,她就再也没回过这里……许久许久以后,秦曜率兵攻破皇城,把宸王府赐给了她,可是彼时早已物是人非,回来也不过徒生伤感。  从前她住在王府时,和云展他们一样住的是外院,东北角的倚云院。  王府的内院素来没人住,她也就进来逛过一圈,知道这里是正院,前世从来没人住过的正院。  新房被布置得很是喜庆,入目之处都是一片红色,红色的锦被、红色的床帐、红釉梅瓶、大红月季……还有案头那对燃烧着的大红龙凤喜烛。  烛花噼啪地响了几声,两簇红艳艳的火苗鲜艳明亮,偶尔微微摇曳两下。  砰砰!  她的心跳突然加快,心中有一种难以用描绘的感觉。  明明之前她还闲适自在得很,忽然间,就变得局促了起来。  “蔡嬷嬷,让厨房给我下碗面。”  她随口吩咐了一句,赶紧转移思绪,想着乌诃迦楼来找王爷究竟是意欲何为呢。  此刻,顾玦已经来到了外院的韶华厅,乌诃迦楼正在厅中,背对着他,仰首望着墙壁上挂的一幅画。  那是一幅惨烈而悲壮的水墨画。  远处是残垣断壁的城池,近处是一片尸横遍野,遍地的残刃断剑,中央站着一个身形健壮的将士,手执一杆长枪,仰望着灰暗的天空,发髻凌乱,碎发拂面,露出额心的一点痣。  左上角题诗一首,揭示了画中主角。  这幅画画的是前朝名将容响。  容响年少成名,从军几十年参战数百次,未尝败绩。  百年前,赤狄来袭,一路南下,夺取大魏三州。容响挥师北伐,逐步收复失地,却是功高震主,魏朝皇帝一意求和。  彼时朝中有人泄露军机,容响被诬通敌,皇帝下旨令钦差拿容响回朝。  容响一排众议,执意回朝,却落得被诬入狱、斩首示众的下场,一代名将逝于不惑之年。  大魏也自此摇摇欲坠,大厦将倾……  顾玦缓步走到了迦楼的身侧,就闻对方赞道:“笔力熊健放纵,呼之欲出。好画。”  “多谢谬赞。”顾玦笑道。  迦楼依旧着一袭白色的僧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盛宠之嫡女医妃  端木绯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看书否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248忘了(二更)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34s 0.6954MB